第1822章

????“那不是梦,他是被我害得!”

????车上,酒杯落地的声响,男子的情绪陡然激动了起来。

????“似乎提起了他的二弟,他就很容易激动。”

????辛霖嘀咕着。

????鬼扈也发现了这一点。

????“爷,您失态了,二爷……他还好好的。”

????陈河忙上前,压低了声音道。

????可骡车里的那一位,在听到了这句话后,愈发恼火。

????“你们都在睁眼说瞎话,一个个都在瞒着我。她如此,你也如此,每一个人都是如此。”

????他越说越是激动,似乎要跳出骡车。

????陈河也焦急了起来。

????爷最近脾气愈发暴躁,今晚看病并不顺利,又被刺激到了。

????“爷,我们先回去。”

????陈河不敢再逗留,哪知话音未落,骡子忽然受惊,一声嘶鸣,撒开蹄子就往前头的巷尾奔去。

????“爷!”

????陈河大惊,他脚下一蹴而起,抓住了缰绳。

????可哪知道,今日这骡马却像是发了疯似的,它口鼻里喘着粗气,眼前一片血红。

????它撒开了蹄子,挣脱了陈河的手,撩起了蹄子,狠狠冲着陈河就是来了一脚。

????陈河只觉得身前被狠狠一撞,仿佛有千斤之力,身子被撞飞了出去。

????陈河脚下踉跄,险些没跌落在地。

????可身后,却有一力,在他的腰间托了一把,陈河刚站稳了脚。

????就见那骡子拉着骡车,朝着墙壁撞去。

????骡车上,爷还在疯狂之中。

????陈河呲目欲裂,就欲拼死护主。

????可有人比他更快。

????那小白脸已经长腿一跨,飞身而上,一把按住了骡背。

????那骡子也是健壮,提醒不下一匹骏马。

????可小白脸随随便便这一按,看上去只有一指之力。

????可那健壮的骡马嘶鸣一声,浑身的骨骼如同爆豆般,发出了哔啵声响,骨头碎成了齑粉,几百斤重的身躯就倒在了地上,口吐着血沫。

????“骡马被人下了药。”

????鬼扈睨了眼那匹骡马。

????骡车停在了墙边。

????车上,一阵痛苦声,鬼扈却没有上前,只是若是所思看了眼地上的骡子。

????“怎么会?这骡子是我精心挑选过的,出门前,还查看过。”

????陈河惊魂未定。

????一惊的是发疯的骡子,二惊得是眼前这小白脸的实力。

????自己都还未看清他怎么出的手,骡车就废了。

????那发狠起来,如虎犊子似的骡子,也断了气。

????陈河不禁后怕,自己方才要是再多说几句,是不是也会像是这骡子一样,直接就没了命。

????“不是一般的毒,是兽血。应该是某种凶兽的血,骡子性温顺,喝了兽血后,会蛰伏几个时辰,骤然爆发狂化。”

????鬼扈沉声道。

????这一切都来的很突然。

????连鬼扈都看走了眼。

????只是,他总觉得,事情有些不同寻常,无论是骡车还是骡车上的男子。

????“所以说,我们都看错了,这晦气不是来自车上的人,而是来自那骡子?”

????辛霖瞅瞅那骡子。

????骡子失后,车旁的灰气似乎也消失了。

????辛霖不禁怀疑自己早前看错了。

????只是如此一来,自己和鬼扈忙活了一晚上,不是白费了?

?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