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21章 是病还是疯

????没有征兆,脉象也没问题。

????辛霖也有些站不住了。

????她蹦跶了几下。

????“放我下去。”

????“做什么?”

????鬼扈蹙眉。

????“我要看看那病人。”

????辛霖不甘心,送上门的逆天值,又怎能跑了。

????“你不能暴露身份。再说了,对方显然不想以真面目示人。”

????鬼扈没好气道。

????对方的身份不明,可鬼扈可以预感得到,此人一定和龙腾有关系。

????辛霖眼下是小鹰雏大会的参赛者,很是招摇。

????“那就想法子把我送到骡车上,我个头小,阿况且还会鬼遁之术,对方一定不会发现我。”

????辛霖坚持不懈。

????她是绝对不会放弃这个病人的。

????鬼扈挑眉,他怎么可能会把她往虎口送。

????可辛霖的脾气,他是知道的,若是不满足她的要求,她一定会自己想法子跟上去。

????“陈河,走。”

????骡车上的男人把鬼扈的沉默当成了无能为力。

????“心病还需心药医,阁下的病,是心病。”

????哪知道,鬼扈忽张了张嘴说道。

????心病。

????骡车上,男子身躯一震,抬了头来。

????一双精芒四射的眸,带着几分沧桑和疲态。

????“你知道我的病是心病?”

????男子险些骡车上出来,可他还是沉住了气。

????多年的经历,让他知道,越是紧张的时刻,越是要沉稳。

????“若是寻常的病,一把脉便知。你的病,在心里。若是阁下信得过我的话,在下请阁下喝杯酒,就在前面的酒肆。饭菜一般,不过酒还不错,温过,冬日喝着刚好。”

????鬼扈指了指不远处的酒肆。

????那里还亮着灯。

????陈河正要呵斥,他们家主子怎么可能去那种旮旯地方喝酒。

????“陈河,把车赶过去。酒,我只能在车上喝。我这身子骨,见不得风。”

????男子也是有些能耐,把谎话说的跟真的似的。

????他既是心病,和身体无关,又怎么不能见风。

????不过他答应了鬼扈,倒是让辛霖有些意外。

????鬼扈也不多说,转身就走。

????骡车上,男子目光微敛,酒,温过,冬日喝着刚好。

????九个字,相同的话,多年前,他曾经听另外一个人说起过。

????骡车慢悠悠到了酒肆前,酒肆的老夫妻显然没想到,客人还会去而复返。

????不过这位客人出手阔绰,他们刚得了一笔不菲的酒钱,对人很有些好感,忙上前,置了几个酒菜,温好了酒水,按照鬼扈所说,三份,一份给了骡车上的人,一份给了陈河。

????鬼扈自己坐了一桌,只备了酒。

????“说罢,这心病发作起来时,是何征兆。”

????几杯温酒下肚,鬼扈的脸色缓和了些。

????骡车上,那人也喝了几杯,脸上微醺。

????“疯病,你可会治?”

????鬼扈酒杯一顿。

????辛霖也是竖起了耳朵。

????“我觉得,我是疯了。我经常不记得,自己做过什么。有时候后,做梦会记起一些事。我也不知道,那是梦还是真的发生过。我梦到,我害了我的兄弟。”

????男子的声音里,多了几分苦涩的意味。

????“爷,那都是梦。”

????陈河不禁焦急道。

????二爷的事,那都是意外,可大爷始终是心结难平。

?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