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章 狗咬人,还是人咬狗

????却听得一阵拊掌声,一名俊朗的青年男子从炼药堂里走了出来。

????男子身着一袭绛紫色长衫,鼻梁高挺,眼眸瑰丽,身形修长,说话间嘴角永远微微翘起,仿佛对人微笑一般。

????青年男子有一副极好的皮囊,可辛霖并没有忽略他眼底的那一抹精明。

????“还不退下。”

????青年男子摆摆手,那名伙计失魂落魄,退到了一旁。

????他再眼拙,也认出了,眼前的这个和乞丐似的小姑娘来历不简单。

????“在下蒋青,是紫霄炼药堂的掌柜,这位小友怎么称呼?”

????蒋青说话间,膝盖弯曲,平视着辛霖。

????光是这么一个细微的举动,就迎来了辛霖的好感。

????辛霖虽实为十四岁,可看上去不过七八岁模样,寻常人看到她的模样和衣服,都会和方才的伙计一样,轻慢待之。

????可蒋青不同,此人绝非池中物。

????“在下辛霖,是来参加紫霄殿试的。不过囊中羞涩,所以才到炼药堂卖几瓶家传宝药。”

????辛霖说罢,不慌不忙,打开了其中的一瓶洗髓散。

????瓶盖一打开,一股浓郁的药香,飘了出来。

????蒋青只是轻轻一嗅,眉头就不由扬了扬。

????凡品上阶洗髓散,这小姑娘没有说谎。

????“辛小姑娘,你和楚太医……楚北倾是什么关系?”

????蒋青一眼就辨认出,辛霖手中的几个瓷瓶,上面的印记,分明是当初楚北倾的手笔。

????楚北倾变成傻子已经五年多,别说是紫霄城,放眼整个龙腾,都再无人炼制出凡品上阶的洗髓散,紫霄城的市面上再难出现凡品上阶的洗髓散。

????这玩意,说很名贵,倒也不是很名贵。

????可对于一些大家族或者是官宦子弟而言,他们家中的子女晚辈要冲击武师,洗髓散却是不二的灵药。

????眼前这小女娃娃一出手就是三瓶,蒋青难免要怀疑。

????“这是我爹留下的,他当初是楚太医的护卫,后因家中双亲年纪老迈,告老还乡。楚太医顾念他多年主仆情谊,所以送了我爹三瓶。我爹爹这些年一直将其当成传家宝,不让外人动它们。若非是这一次,我家乡水患,我爹娘都死于非命,我也不会……”

????说罢,辛霖大声抽搐了一下,小巧的鼻子通红一片,大大的眼底弥漫起一股泪意,那模样,别说,还真有几分我见犹怜的意味。

????平安县时,辛霖惊鸿一瞥见过俊和尚手中的药瓶,知那是楚傻子的手笔。

????对于辛霖这个杂牌女兵王而言,虽然只是一眼,可是仿冒几个瓶子不在话下。

????辛霖的话,编的滴水不漏,结合她的年纪,还真是听上去毫无破绽。

????蒋青听了,微一沉吟。

????“在下还有一事不明。方才我见辛小友被羞辱一番,赶了出去。为何小友还愿意卖药给炼药堂?”

????蒋青笑着问道。

????辛霖小小年纪,这般被人辱骂,居然还能忍辱负重,折回紫霄炼药堂,在蒋青看来,这显然不合乎常理。

????眼前的小姑娘眨了眨通红的大眼,撇撇嘴。

????“我被狗咬了一口,难道还咬回去不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