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天上掉下一个爹

????一个烛台被风吹落,滚落在棺材里。

????辛霖走上前去,拿起烛台时,辛氏的手一松,一个纸团从其手中跌了出来。

????纸团里抱着半块令牌,上面是个“楚”字,再看纸团上,写着“去找你爹,紫霄城楚北倾。”

????字迹落笔或重或轻,是用血迹写成的,血色暗红色,写上去并不久。

????辛霖眼眸重重一缩,仿佛看到妇人重病缠身,费力爬起来匆匆写下了这行字。

????紫霄城,乃是龙腾重地,国之皇城所在。

????能在紫霄城立足,这个楚北倾想来并不是普通人。

????这才是辛氏让辛霖回来的真正原因。

????四年不曾联络,在死的一刻,辛氏认清了司空燃的真面目,她也知女儿所托非,她唯一的担忧,就是女儿的生计。

????楚北倾是她最后的希望,也是她这个做娘的,给女儿留的最后一条活路。

????“你放心,我会找到楚北倾,我会替你母女俩报仇。”

????辛霖望着棺木里的妇人,深深行了一礼。

????她将那一页纸紧紧握在手间。

????可惜,她与辛氏无缘。

????她一世孤苦,从未有家人陪伴,她多么想这一世能够承欢膝下,她依旧是错过了。

????直到天渐渐亮起,辛霖才离开了辛家。

????今日是辛氏出殡之日,村民们也是质朴,前来给辛氏送终。

????“恭喜你啊,司空大娘,司空这一次飞黄腾达了,往后你可别忘了我们大伙。”

????“诸位客气了,阿燃是在黔村长大的,我们司空家绝不会忘本。”

????一名妇人在乡邻的簇拥下,往辛家走来。

????妇人四旬开外,身形臃肿,姿色很是平庸。

????虽是来治丧,却是浓妆艳抹,一袭明红色的华袍。

????到了辛家时,妇人眼底闪过一抹嫌恶,可面上依旧是笑盈盈的。

????此人正是司空燃的娘亲司空兰,她因家道中落,不得不躲到黔村,和这群山野村夫为伍。

????阿然小时候就喜欢与辛家的那个小怪物一起玩,还有辛氏,总是一脸的清高,看不起她和阿燃。

????如今倒好,她家阿燃成了玄天宗的弟子,辛家的小怪物成了人人喊打的通缉犯,还是最下作的妓。

????要不是阿燃坚持,说是要博得一个好名声,她才懒得理会辛氏的死活。

????司空氏正被人吹捧的飘飘然,这时,忽有人喊了一声。

????“起火了,起火了!”

????司空氏和众村民一惊,司空氏定睛一看,就见北面有两座房子直冒青烟。

????司空氏面色大变,那不就是她的房子。

????她慌慌张张就往北面跑去,村民们也是面面相觑。

????这时,不知有谁惊呼了一声。

????“棺材不见了!”

????辛家的屋子里,空空如也,辛氏的那口棺材不翼而飞。

????司空氏跑了一路,好不容易到了屋前,定睛一看,屋子压根没有起火,只是屋门口堆着几个草垛子,也不知是那个顽皮的孩童,点燃了草垛子。

????虚惊一场,司空氏啐骂了一声,这时,身后忽有个黑影袭来。

????一条麻布袋从天而降,罩在司空氏的脑门上,一阵雨点般的棍棒落下。